我将轻声叹息将往事回顾: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

2021-04-02

  ▼点击音频,谛听美文 当代诗歌是口语与道理的碰撞,它斯文,有深度,一言半语让你信服,突破了旧诗体。它可,可浪漫,可新鲜,可幽怨。小编拾掇了少少经典当代诗歌,一齐来赏识吧。 (1)《我爱好你是沉寂的》聂鲁达 我爱好你是沉寂的,彷佛你消灭了相通 你从远方谛听我,我的音响却无法触及你. 仿佛你的双眼依然飞告别,如统一个吻,封缄了你的嘴. 坊镳总共的事物洋溢了我的心魄, 你从总共的事物中浮现,洋溢了我的心魄. 你像我的心魄,一只梦的蝴蝶.你坊镳难过这个字. 我爱好你是沉寂的,仿佛你已远去. 你听起来向在哀号,一只如歌悲鸣的蝴蝶. 你从远方听见我,我的音响无法企及你: 我在你的沈默中安靖无声. 而且让我藉你的沈默与你语言, 你的沈默明亮如灯,大略如指环, 你就像黑夜,具有伶仃与群星. 你的沈默便是星星的沈默,遥远而明亮. 我爱好你是沉寂的,彷佛你消灭了相通, 遥远并且哀悼,彷佛你依然死了. 彼时,一个字,一个含笑,依然足够. 而我会感到美满,因那不是真的而感到美满. (2)《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子 从诰日起, 做一个美满的人 喂马, 劈柴, 漫游宇宙 从诰日起, 珍视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屋子,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小品学网: 从诰日起, 和每一个亲人通讯 告诉他们我的美满 那美满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私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柔的名字 生疏人, 我也为你歌颂 愿你有一个绚丽的出息 愿你有爱人终成宅眷 愿你在人间获的美满 我只愿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3)《给朋友》汪国真 不站起来 才不会倒下 更况且 咱们要去浪迹海角 摔倒是一次缅怀 缅怀是一朵温馨的花 寻找 管什么日月星辰 跋涉 分什么年龄冬夏 咱们就如许携开端 走呵 走呵 你说,看到大海的时期 你会舒心的笑 是呵 是呵 咱们的笑 能挽住云霞 然而,我不分明 当咱们想笑的时期 会不会 却是 潸然泪下 (4)《嫁给美满》汪国真 有一个改日的方向 总能让咱们兴高彩烈 就像飞向火光的灰蛾 愿意做炎火的俘虏 摆动着的是你不绝的脚步 飞旋着的是你明艳丽的流苏 在一往情深的日子里 谁能说得清 什么是甜 什么是苦 只分明 确定了捐躯无返顾 要输就输给探求 要嫁就嫁给美满 (5)《得胜的花》冰心 得胜的花 人们只惊慕她现时的明艳 然而起初她的芽儿 浸透了斗争的泪泉 洒遍了亡故的血雨 (6)《见与不见》仓央嘉措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的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内心 缄默相爱 静静高兴 (7)《回复》北岛 下流是下流者的通行证, 高明是高明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穹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随地都是冰凌? 好望角涌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宇宙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讯之前, 宣读那些被判定的音响。 告诉你吧,宇宙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衅者,(小品学网: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确信天是蓝的, 我不确信雷的应声, 我不确信梦是假的, 我不确信死无报应。 倘若海洋必定要决堤, 就让总共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倘若陆地必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从头挑选保存的峰顶。 新的希望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穹。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改日人们凝望的眼睛。 (8)《走吧》北岛 走吧, 落叶吹进幽谷, 歌声却没有归宿。 走吧, 冰上的月光, 已从河面上溢出。 走吧, 眼睛望着统一片天穹, 心敲击着暮色的鼓。 走吧, 咱们没有失落追忆, 咱们去寻找人命的湖。 走吧, 路呵路, 飘满了红罂粟。 (9)《全面》北岛 全面都是运道 全面都是烟云 全面都是没有究竟的起初 全面都是电光石火的追寻 全面欢腾都没有含笑 全面磨难都没有泪痕 全面措辞都是反复 全面来往都是初逢 全面恋爱都在内心 全面旧事都在梦中 全面生机都带着评释 全面信心都带着 全面发作都有片晌的安详 全面去逝都有冗长的应声 (10)《当你老了》威廉·巴特勒·叶芝 当你老了,鹤发苍苍,睡意微茫, 在炉前瞌睡,请取下这本诗篇, 冉冉吟咏,梦见你当年的双眼 那优美的后光与青幽的晕影; 多少人真情假冒,爱过你的明艳丽, 爱过你欢腾而迷人的芳华, 唯唯一人爱过你朝圣者的心, 爱你日益零落的脸上的哀戚; 当你佝偻着,在灼热的炉栅边, 你将轻轻诉说,带着一丝伤感, 逝去的爱,当前以步上高山, 在密密星群里埋藏着它的赧颜。 (11)《经柳园而下》 威廉·巴特勒·叶芝 《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经柳园而下》 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s 走进莎莉花圃 My love and I did meet 我和我的恋人相遇 She passed the Salley Gardens 她穿越莎莉花圃 With little snow-white feet 踏著皎皎的纤足 She bid me take love easy 她请我柔柔的应付这份情 As the leaves grow on the tree 像依偎在树上的群叶 But I being young and foolish 但我是如许年青而蒙昧 With her did not agree 未曾细听她的心声 In a field by the river 在河道畔的野外 My love and I did stand 我和我的恋人并肩站立 And on my leaning shoulder 在我的微倾的肩膀 She laid her snow-white hand 是她柔白的手所倚 She bid me take life easy 她请我善待人命 As the grass grows on the weirs 像发展在河堰的韧草 But I was young and foolish 但我是如许年青而蒙昧 And now am full of tears 当前只剩下无尽的泪水 (12)《确信改日》 食指 当蜘蛛网薄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 当灰烬的余烟慨气着清贫的悲伤 我还是坚强地摊平绝望的灰烬 用明艳丽的雪花写下:确信改日 当我的紫葡萄化为深秋的露珠 当我的鲜花依偎在别人的情怀 我还是坚强地用凝霜的枯藤 在悲凉的大地上写下:确信改日 我要用手指那涌向天边的排浪 我要用手掌那托住太阳的大海 挥动着曙光那枝温柔标致的笔杆 用孩子的笔体写下:确信改日 我之因此果断地确信改日 是我确信改日人们的眼睛 她有拨开史籍风尘的睫毛 她有识破岁月篇章的瞳孔 不管人们对待咱们堕落的皮肉 那些迷路的忧伤、凋谢的苦痛 是寄予冲动的热泪、深远的怜悯 仍是给以蔑视的含笑、辛辣的取笑 我相信人们对待咱们的脊骨 那多数次的搜求、迷路、凋谢和得胜 必然会予以热心、客观、平正的评定 是的,我焦心地等候着他们的评定 伙伴,果断地确信改日吧 确信宁死不屈的勤勉 确信克服去逝的年青 确信改日、热恋人命 (13)《寒武纪》林夕 故事从一双玻璃鞋起初 最初灰女士还没有回想 不懂小王子有多明艳丽 直到伊甸园长出第一颗菩提 咱们才学会孤寂 在天鹅湖中边走边寻觅 终末每私人都有个究竟 只是踏破了玻璃鞋之后 你的小王子跑到哪里 蝴蝶的玫瑰恐怕还是留在 几亿年前的寒武纪 怕镜花水月 究竟来不足去相遇 (14)《梦与诗》胡适 都是平日阅历, 都是平日记忆, 有时涌到梦中来, 幻化出多少新颖花式! 都是平日, 都是平日言语, 有时碰着个诗人, 幻化出多少新颖诗句! 醉过才知酒浓, 爱过才知情重;—— 你不肯做我的诗, 正如我不肯做你的梦。 (15)《断章》 卞之琳 你站在桥上看景致, 看景致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点缀了你的窗子, 你点缀了别人的梦。 (16)《两天》许由 我惟有两天 我从没有掌管一天用来出生, 一天用来去逝 我惟有两天 我从没有掌管一天用来生机, 一天用来消极 我惟有两天 每天都在幻想 一天用来想你,一天用来想我 我惟有两天 我从没有掌管 一天用来途经, 另一天仍是途经…… (17)《秋天》顾城 黑夜是凝滞的岁月, 岁月是滚动的黑夜。 你停在门口,回过头, 递给我短短的一瞥。 这便是拜别吗? 岂非全面都将被忘掉? 像明艳丽的秋天过去, 随地要蒙上淡漠的白雪。 我重视果实, 但也不猬缩这空阔的拒绝。 只须精神饮着热血, 改日就没有凋残的时节! 秋风动荡繁星, 哦,那是万世在天穹书写; 是的,一瞥就足够了, 我已该深深把你感激。 (18)《远处》安德鲁·怀斯 那天是如许遥远遥远地展着同党 纵使爱是静止的 静止着让追忆流淌 你背起我方小小的行囊 你走进别人无法企及的远处 你在风口眺望彼岸的紫丁香 你在田产拣拾陈腐的惆怅 我分明那是你心的宗旨 具有这份缅想 这雪地上的炉火就会 有一次欢畅的漂泊 于是整整一个雨季 我守着阳光守着越冬的麦田 将那段闪亮的日子轻轻弹唱 (19)《本来是为了差异》洛拜 本来是为了差异 运道才放置咱们相遇 没想到却是一见如故 更没想到一笑告别后心绪会繁重 有一种觉得很混沌 但却很深切 那是我吻你时的颤栗 而尽量想你 奈何也描不出你凄然的笑颜 有一种很朴拙 但却很微茫 若问我为什么爱你 我不肯回复 但爱你使我精神深深颤抖 我不必乞求朝晨夕夕能和你相依 只生机这一份伤感能为你珍重 当你饱经风霜之后恐怕会说 你一经爱过我 (20)《昨夜有雾》尹玲 要若何做成一朵玫瑰 一朵纤美的玫瑰 且不那么快风干 当你陆续从头起初又要陆续遗忘 你岂非不晓得 若非陆续的开拔 便无法落成一次真正的回来 一千只扩张的翅何 如一双栖止的鞋 昨夜有雾 雾中真实站立着一株 等候的树 (21)《门前》顾城 我何等生机,有一个门口清早, 阳光照在草上咱们站着 扶着我方的门窗门很低, 但太阳是明亮的草在结它的种子 风在摇它的叶子咱们站着, 不语言就相等夸姣有门, 不消开开是咱们的, 就相等夸姣 (22)《你是尘寰四月天》 林徽因 我说你是尘寰的四月天; 笑响点亮了四面风; 轻盈在春的光明艳中交舞着变。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 黄昏吹着风的软, 星子在偶然中闪, 小雨点洒在花前。 那轻,那娉婷你是, 鲜妍百花的冠冕你戴着, 你是无邪,肃穆, 你是夜夜的月圆。 雪化后那篇鹅黄, 你象;崭新初放芽的绿, 你是;优柔欢乐水光 浮动着你梦等待中白莲。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 是燕在梁间呢喃,—— 你是爱,是暖,是生机, 你是尘寰的四月天! (23)《我一经爱过你》 普希金 我一经爱过你 恋爱也许在我的精神里 还没有统统毁灭 希望它不会再去扰乱你 我也不想再让你难堪酸楚 我一经肃静无语地 毫无希冀地爱过你 我既容忍着羞涩 又容忍着嫉妒的磨折 我一经那样真挚 那样温存地爱过你 希望天主保佑你 另一私人会像我如许地 爱你 (24)《晚钟》 洛冰 晚钟敲响从都邑那里 飞来安详的同党 有家的人请回你们的家 没家的人请走进那夕晖 晚钟敲响从夕晖的眼中 流出安详的悲凉 爱我的人请过来一齐唱 恨我的人请避开那月光 晚钟敲响从月牙的梦里 落下安详的惆怅 生者照样习俗地擦去泪水 逝者已矣请返回你们的天国 晚钟敲响从天国上面 传来星空的回荡 醒来的人,请守好你们的愿望 甜睡的人,请把全面遗忘 (25)《舛讹 》郑愁予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时节里的容颜 如莲花的开落 春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如小小伶仃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响, 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明艳丽的舛讹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26)《双桅船》 舒婷 雾打湿了我的双翼 可风却阻挡我再彷徨 岸啊,疼爱的岸 昨天刚才和你辞别 本日你又在这里 诰日咱们将在 另一个纬度相遇 是一场风暴、一盏灯 把咱们干系在一齐 是一场风暴、另一盏灯 使咱们再分东西 不 怕天南地北 岂执政晨夕夕 你在我的航程上 我在你的视线里 (27)《雨别》 舒婷 我真想摔开车门,向你奔去, 在你的宽肩上痛哭: “我不由得,我真不由得。” 我真想拉起你的手, 逃向初晴的天穹和田产, 不畏缩也不回忆。 我真想纠合所有柔情, 以一个无法申说的眼神, 使你究竟醒悟。 我真想,真想…… 我的疾苦变以惆怅, 想也想不敷,说也说不出。 (28)《未挑选的路》 罗伯特·弗罗斯特 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怜惜我不肯同时去涉足, 我在那路口久久站立, 我向着一条路纵目望去, 直到它消灭在森林深处。 但我选了此外一条路, 它荒草萋萋,相等幽寂, 显得更诱人,更明艳丽; 固然在这条巷子上, 很少留下旅人的脚迹。 那天清晨落叶满地, 两条路都未经脚迹污染。 啊,留下一条路等他日再见! 但我分明途径延绵无非常, 惟恐我难以再回返。 也很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 我将轻声慨气将旧事回忆: 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而我挑选了人迹更少的一条, 从此决议了我终生的途径。 (29)《预言》 何其芳 这一个心跳的日子究竟惠临。 你夜的慨气似的渐近的足音 我听得清不是林叶和夜风的密语, 麋鹿驰过苔径的零星的蹄声。 告诉我,用你银铃的歌声告诉我 你是不是预言中的年青的神? 你必然来自温郁的南方, 告诉我那儿的月色,那儿的日光, 告诉我东风是如何吹开百花, 燕子是如何痴恋着绿杨。 我将合眼睡在你如梦的歌声里, 那温馨我如同记得,又如同遗忘。 请停下来,停下你远程的奔忙, 进来,这儿有皋比的褥你坐, 让我烧起每一个秋天拾来的落叶, 听我低低唱起我我方的歌。 那歌声将火光相通沉郁又高扬, 火光将落叶的终生诉说。 不要前行,前面是恢弘的丛林, 陈腐的树现着野兽身上的斑文, 半生半死的藤蟒蛇样交缠着, 密叶里漏不下一颗星。 你将怯怯地不敢放下第二步, 当你听见了第一步空寥的应声。 必然要走吗,等我和你同业, 我的足分明每条宁靖的途径, 我能够不绝地唱着忘倦的歌, 再给你,再给你手的温存。 当夜的浓黑遮断了咱们, 你能够转眼地望着我的眼睛。 我激昂的歌声你竟不听, 你的足竟不为我的颤栗暂停, 像静穆的轻风飘过这黄昏里, 消灭了,消灭了你傲慢的足音…… 呵,你究竟如预言所说的无语而来 无语而去了吗,年青的神? (30)《一棵吐花的树》席慕容 若何让你不期而遇我 在我最明艳丽的岁月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咱们结一段尘缘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 小心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生的企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栗的叶 是我等候的热心 而当你终於忽略地走过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伙伴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退步的心 (31)《七里香》席慕容 溪水急著要流向海洋 海潮却巴望重回土地 在绿树白花的篱前 曾那样简单地挥手作别 而沧桑了二十年後 咱们的精神却夜夜返来 轻风拂过期 便化作满园的郁香 (32)《芳华》席慕容 总共的究竟都已写好 总共的泪水也都已动身 却乍然忘了是怎麽样的一个起初 在阿谁陈腐的不再回归的夏季 无论我若何地去追索 年青的你只如云影掠过 而你含笑的嘴脸极浅极淡 逐步隐匿在日落後的群岚 遂翻开那发黄的扉页 运道将它装订得极为低劣 含著泪 我一读再读 却不得不供认 芳华是一本太匆忙的书 (33)《渡口》席慕容 让我与你告别 再轻轻抽出我的手 分明想念从此生根 浮云白天 山水肃穆温存 让我与你告别 再轻轻抽出我的手 华年从此中止 热泪在心中汇成河道 是那样万般无奈的凝望 渡口旁找不到一朵能够相送的花 就把歌颂别在襟上吧 而昭质 昭质又隔海角 (34)《倘若》 席慕容 四时能够放置得极为黯然 倘若太阳情愿 人生能够放置得极为伶仃 倘若恋爱情愿 我能够永不再显示 倘若你情愿 除了对你的想念 敬爱的伙伴 我别无长物 然而 倘若你情愿 我将速即使想念凋谢 断落 倘若你情愿 我将 把每一粒种子都掘起 把每一条河道都堵截 让荒芜穷乏延长到无量远 今世当代 永不再将你想起 除了 除了在有些个 因落泪而潮湿的夜里 倘若 倘若你情愿 (35)《无怨的芳华》席慕容 在年青的时期,倘若你爱上了一私人, 请你,请你必然要温存地应付他。 不管你们相爱的功夫有多长或多短, 若你们能永远温存地相待,那么, 总共的岁月都将是一种无瑕的明艳丽。 若不得不分散,也要好好地说声再见, 也要在内心存着感激, 感激他给了你一份追忆。 长大了今后,你才会分明, 在蓦然回想的刹那, 没有仇怨的芳华才会了完好憾, 如山冈上那轮静静的满月。 (36)《雪花的欢跃》 徐志摩 假若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超脱, 我必然认清我的宗旨 ——飞扬,飞扬,飞扬, 这地面上有我的宗旨。 不去那冷寞的深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忧伤 ——飞扬,飞扬,飞扬, ——你看,我有我的宗旨! 在半空里娟娟的飘动, 认领会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圃里拜谒 ——飞扬,飞扬,飞扬,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幽香! 那时我凭藉我的身轻,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切近她柔波似的宇量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宇量。 (37)《我不分明风》 徐志摩 --- 我不分明风 是在那一个宗旨吹 ---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我不分明风 是在那一个宗旨吹 --- 我是在梦中, 她的温存,我的迷醉。 我不分明风 是在那一个宗旨吹 --- 我是在梦中, 甜蜜是梦里的光后。 我不分明风 是在那一个宗旨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亏心,我的伤悲。 我不分明风 是在那一个宗旨吹 ---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悲伤里心碎! 我不分明风 是在那一个宗旨吹 --- 我是在梦中, 黯然是梦里的光后! (38)《偶 然》 徐志摩 我是天穹里的一片云, 无意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毋庸高兴── 在少顷间泯没了踪迹。 你我相遇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宗旨;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39)《日志》 海子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掩盖 姐姐,我今夜惟有沙漠 草原非常我两手空空 哀伤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漠的城 除了那些途经的和寓居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唯独的,终末的,抒情。 这是唯独的,终末的,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得胜的得胜 今夜青稞只属于她我方 全面都在发展 今夜我惟有明艳丽的沙漠 空空 姐姐,今夜我不珍视人类,我只想你 (40)《村庄》 海子 村庄 在五谷丰厚的村庄 我布置下来 我顺遂摸到的东西越少越好! 珍重黄昏的村庄 珍重雨水的村庄 万里无云坊镳我万世的酸楚 (41)《玄月》 海子 目击众神去逝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处的风比远处更远 我的琴声抽泣 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处的远奉还草原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我的琴声抽泣 泪水全无 远处惟有在去逝中凝集野花一片 明月如镜 高悬草原 照射千年岁月 我的琴声抽泣 泪水全无 单身打马过草原 (42)《四姐妹》 海子 荒漠的山岗上站着四姐妹 总共的风只向她们吹 总共的日子都为她们粉碎 氛围中的一棵麦子 高举到我的头顶 我身在这荒芜的山岗 缅想我空空的房间, 落满尘土 我爱过的这糊涂的四姐妹啊 后光四射的四姐妹 夜里我头枕卷册和神州 想起蓝色远处的四姐妹 我爱过的这糊涂的四姐妹啊 像爱着我亲手写下的四首诗 我的明艳丽的结伴而行的四姐妹 比运道女神还要多出一个 赶着明艳丽惨白的奶牛 走向月亮形的山岳 到了仲春, 你是从哪里来的 天上滚过春天的雷, 你是从哪里来的 不和生疏人一齐来 不和运货马车一齐来 不和鸟群一齐来 四姐妹抱着这一棵 一棵氛围中的麦子 抱着昨天的大雪, 本日的雨水 诰日的粮食与灰烬 这是消极的麦子 请告诉四姐妹: 这是消极的麦子 恒久是如许 风后面是风 天穹上面是天穹 途径前面仍是途径 (43)《西 藏》 海子 ,一块孤苦的石头坐满全豹天穹 没有任何夜晚能使我甜睡 没有任何拂晓能使我醒来 一块孤苦的石头坐满全豹天穹 他说:在这一千年里我只热爱我我方 一块孤苦的石头坐满全豹天穹 没有任何泪水使我造成花朵 没有任何国王使我造成王座 (44)《七月不远》海子 七月不远 性其它出世不远 恋爱不远--马鼻子下 湖泊含盐 因而表海不远 湖畔一捆捆蜂箱 使我显得凄凄迷人: 青草开满鲜花 青海湖上 我的狐独如天国的马匹 (因而,天国的马匹不远) 我便是阿谁情种:诗中吟唱的野花 天国的马肚子里唯独含毒的野花 (青海湖,请熄灭我的恋爱!) 野花青梗不远,医箱内陈腐姓氏不远 (其他的荡子,治好了疾病 已回祖籍,我这就想去见你们) 因而跋水渡水去逝不远 骨骼挂遍我身体 坊镳蓝色水上的树枝 啊,青海湖,暮色迷茫的水面 全面如在刻下! 惟有蒲月人命的鸟群早已飞去 惟有饮我宝石的头一只鸟早已飞去 只剩下青海湖,这宝石的尸体 暮色迷茫的水面 (45)《纪念》 汪国真 我不分明 是否 还在爱你 倘若爱着 为什么 会有那样一次分散 我不分明 是否 早已不再爱你 倘若不爱 为什么 追忆没有跟着光阴 流去 回顾你的笑靥 我的心 升沉难平 可恨全面 都已成为过去 惟有婆娑的夜晚 一如昔日 那样明艳丽 (46)《想念》汪国真 我派遣你的 你说 不会遗忘 你告诉我的? 我也 全都收藏 对待咱们来说 追忆是飘不落的日子 ——恒久不会发黄 相聚的时期 老是很短 等待的时期 老是很长 岁月的溪水边 捡拾起多少闪亮的诗行 倘若你要惦记我 就望一望天上那 忽闪的繁星 有我寻觅你的 ——眼神 (47)《我分明》汪国真 欢腾是人生的驿站 疾苦是人命的航程 我分明 当你心绪繁重的时期 最好的礼品 是送你一片安详的天穹 你会迷惘 也会清楚 当夜幕降低的时期 你会感想到 有一双温柔的眼睛 我分明 当你拭干脸颊上的泪水 你会灿然一笑 那时,我会轻轻对你说 走吧 你看 槐花正香 月色正明 (48)《游历》汪国真 平常遥远的地方 对咱们都有一种诱惑 不是诱惑于明艳丽 便是诱惑于传说 纵使远处的景致 并不尽如人意 咱们也无需在乎 由于这实在是一个 迷人的错 仰首是春 俯首是秋 愿总共的美满都随同着你 月圆是画 月缺是诗 (49)《热恋人命》 汪国真 我不去想是否可能得胜 既然挑选了远处 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获得恋爱 既然钟情于玫瑰 就大胆地表示真挚 我不去想死后会不会袭来北风冷雨 既然方向是地平线 留给宇宙的只可是背影 我不去想改日是平整仍是泥泞 只须热恋人命 全面,都在预想之中 50《史籍博物馆》 席慕容 ——人的终生,也能够象一座博物馆吗 一 最当初 惟有那一轮山月 和极冷极暗追忆里的窟窿 然后你含笑着向我走来 在凉快的早上 浮云散开 既然我该循路前去迎你 请让咱们在水草丰美的地方假寓 我会学着在甲骨上卜凶吉 而且把爱与信心 都烧进 有着水纹云纹的彩陶里 那时侯 总共的故事 都起初在一条清香的河滨 涉江而过 芙蓉千朵 诗也大略 心也大略 二 雁鸟急飞 时节变异 沿着河道我冉冉向南寻去 曾刻过木质观音的手 也曾细雕着 一座 隋朝石佛含笑的唇 迸飞的碎粹之后 逐步显露 那心中最敬爱与最熟习的轮廓 在强壮阴冷的石窟里 我是谦虚无怨的工匠 世世代代 一再描述 三 然而 真相在哪里有了错误 为什么 在千世的循环里 我老是与企望的岁月擦肩而过 风沙来前 我为你 一经那样深深埋下的线索 风沙事后 为什么 总会有些首要得细节被你漏掉 归路难求 且在月明的夜里 含泪为你斟上一杯葡萄玉液 然后再急拔琵琶 催你上马 那时期 一经水草丰美的宇宙 早已进入神话 只剩下 凋谢的红柳和白杨 万里黄沙 四 去又往返 好像 总有潮音在暗夜里呼吁 胸臆间尽是不行解的温存 用五彩丝线绣不完的春日 越离越远 云层越积越厚 我斑驳的心啊 在传说与传说之间徐徐游走 五 今世重来与你重逢 你在柜外 我已在柜中 隔着一片严寒的玻璃 我热切地等候着你的惠临 在错谔间 你如同听到少少音响 当然你毫不恐怕确信 这总共的绢 总共的帛 总共的三彩和泥塑 这柜中总共的刻工和雕纹啊 都是我给你的爱 都是 我历经千劫百难不死的心魄 六 在暮色里你淡然回身 渐行渐远 长廊寂寂 诸神缄默 我究竟成木成石 一如前生 廊外 仍有千朵芙蓉 淡淡地开在水中 浅紫 柔粉 尚有那雪样的白(小品学网: 像一副佚名的宋画 在光阴里冉冉点染 冉冉湮开